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梅岩”石刻,见证汉阳凤凰山曾是唐宋以来的地标性名胜

2022-09-10 17:38:52 553

摘要:汉阳凤凰山摩崖石刻“岩”字石刻,和“端平丙申”“汉阳令赵时题”小字题记石刻。 长江日报记者万建辉 摄长江日报8月22日讯在武汉,人们一般熟知龟山、蛇山,少有人知道汉阳凤凰山,更少有人知道位于汉阳凤凰山南坡的“梅岩”摩崖石刻。然而,正是这处留...

汉阳凤凰山摩崖石刻“岩”字石刻,和“端平丙申”“汉阳令赵时题”小字题记石刻。 长江日报记者万建辉 摄

长江日报8月22日讯在武汉,人们一般熟知龟山、蛇山,少有人知道汉阳凤凰山,更少有人知道位于汉阳凤凰山南坡的“梅岩”摩崖石刻。然而,正是这处留存于汉阳中心城区的摩崖石刻,证实了早在宋代,凤凰山已是文人墨客登临游览的胜地,可与长江对岸唐朝诗人崔颢题诗黄鹤楼的蛇山相媲美。

武汉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宋贝向长江日报记者介绍汉阳凤凰山摩崖石刻。长江日报记者万建辉 摄

由竖刻题记“端平丙申”推断“梅岩”刻于1236年

8月22日,长江日报记者随武汉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寻访凤凰山“梅岩”摩崖石刻,过汉阳钟家村十字路口往南几百米,在汉阳莲花湖西南侧阳新路的梅岩村,由城市建筑环绕的一处南坡岩面,目睹了褐色岩石上的繁体阴刻“梅岩”二字,字体雄厚俊逸,每字约有一米见方。

南坡上有树林和民房,南坡下立有武汉市文物保护单位的水泥碑,碑文标明立于2011年。地面铺有与南坡岩面颜色相近的石块、条石长凳,方便游客观岩、休息,看得出来是有关部门做过文保维护的。

记者看到,“梅岩”右下角由上至下竖刻“端平丙申”,字迹紧凑。“梅岩”左下角由上至下竖刻“汉阳令赵时题”。

“梅岩”石刻左下角由上至下竖刻“汉阳令赵时题”。 长江日报记者万建辉 摄

“由两侧题记可知‘梅岩’刻于南宋端平三年(1236年),由当时汉阳令赵时题写。”武汉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宋贝说,凤凰山原名凤栖山,清嘉庆《汉阳县志》记载:“凤栖山在府治后,因山为城。宋知军(知军,宋代官名)刘辟疆记曰:古有凤凰栖于此,故名。”到辛亥革命后,凤栖山才改名为凤凰山。

后世添刻的“凤立”二字。 长江日报记者万建辉 摄

除“梅岩”石刻外,记者还看到“梅岩”东侧约一米处后人添刻的“凤立”二字,“凤立”石刻大小和“梅岩”相当。“凤立”二字东约两米又有添刻“立”字。

在“梅岩”西侧约5米处,记者看到岩体上有一处较小的石刻文字:“□□丙申和亭主人□重铸”。宋贝说,这是2018年开展凤凰山摩崖保护展示修缮工程和2020年12月凤凰山摩崖墙体修复工程时新发现的,这表明后世添刻者和住在凤凰山的主人一起添刻并刻下落款,但“重铸”内容、位置还不得而知,有可能已经损毁。

“梅岩”西侧约5米处岩体上有一处较小的石刻文字:“□□丙申和亭主人□重铸”。(□,为风化后辨认不清的刻字) 长江日报记者万建辉 摄

安南(越南)王定居“梅岩”半个世纪,直至终老

汉阳档案馆馆长钟贤超介绍,历经宋、元、明、清各代,凤栖山一直是著名的风景名胜之地。山上曾建有大小亭台楼阁10余座,诸如秋兴亭、双松亭、吸江亭、涌月亭、荷花亭、寥廓台、先春楼、熙春楼、五美楼、水明楼、东山飘然楼、三山阁、凤栖阁等。登临这些亭台,长江、汉水尽收眼底,众多文人雅士登山赏景,吟诗作赋。

武汉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在汉阳凤凰山摩崖石刻前。长江日报记者万建辉 摄

其中著名的秋兴亭,明代官修的地理志书《寰宇通志》记载:“秋兴亭,在凤栖山巅。唐刺史贾载建,中书舍人贾至作记。”明永乐十四年(1416年)此亭遭雷电击毁。

建在秋兴亭东的寥廓台,宋知军蔡继臣重修后改名为仁风台,并在其所撰《寥廓台记》中载:“据凤栖之峻峰,倚大别(龟山)之巨麓,蜀江(长江)西来,汉水东入,水光山色,四环交映。”

凤凰山曾由“梅岩”直接指代。元代至元二十二年(1285年),安南(今越南)王陈益稷受元朝朝廷调派,在凤凰山置安南国王府,自称“梅岩叟”。

这位安南王身世传奇,后半辈子定居“梅岩”,直至终老。陈益稷是安南陈朝开国皇帝陈太宗宠爱的儿子,元朝进军安南,陈朝坚决抵抗。战争中陈益稷向忽必烈的儿子镇南王脱欢投降。元朝第二次征讨安南,试图拥立陈益稷为“安南国王”,但被陈朝击败。在元朝第三次进攻失败后,陈益稷被元朝迁往湖广行省的鄂州(武昌),成为该省的平章,在汉阳梅岩(凤凰山)建安南王府度过余生50年。

汉阳凤凰山摩崖石刻,岩面前做了石板平台、石条保护。 长江日报记者万建辉 摄

此后安南陈朝派出使节出使元朝,经过汉阳凤栖山安南国王府,使节因陈益稷的投降行为不向他行礼;安南后世史书谴责他为叛徒,称他为“妸陈”,意为“姓陈的女人”。陈益稷在汉阳凤凰山以何种心情度过漫长的半个世纪时光,后人不得而知。

钟贤超介绍,唐宋以来,汉阳县衙、府衙多建于凤凰山前,凤凰山相当于这些官署的后山。2007年出版的《汉阳区志》记载,宋代以来,凤凰山上先后所建的各种古建筑,今均不存:明初王秩在安南王府遗址上建王太常故宅;明末萧方伯又就其故宅改建私人宅园,明崇祯末被战火毁;清康熙年间副宪(清代都察院副长官左副都御史的别称)江蘩组回乡,又就萧园故址,选吸江亭遗址,建御书楼,并改为私宅。直到上世纪50年代,凤凰山还建有多栋别墅,作为参加长江大桥建设的苏联专家的住宅。

钟贤超说,千余年来,汉阳凤凰山不仅有亭台楼阁,还建有官员宅邸和私家园林。世异时移,凤凰山当年的繁华不再,好在有“梅岩”石刻能见证当年的辉煌。(长江日报记者万建辉)

【编辑:张玲】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